未分类

中国稳坐世界最大债主的压力:疫情令缓债免债呼声四起

中国财政部长刘昆近日就二十国集团(G20)债务议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是G20成员中落实缓债金额最多的国家,金额已达13.53亿美元(18.19亿新元),加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作为商业债权人的缓债金额7.48亿美元,总额达到21亿美元,有23个国家受惠。

北京近年多次提及缓债、免债事宜,侧面凸显其世界最大债主地位。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5月17日就曾宣布,中国将在“中非合作论坛”架构下,免除对有关非洲国家截至今年底到期的无息贷款债务,同时呼吁G20进一步延长对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相关国家缓债期限。  

但随着冠病疫情拖累全球经济,中国面临更大的缓债、免债呼声势所难免。

综合路透社、美国之音等媒体报道,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全球最贫穷国家与G20的官方双边债务在2019年达到了1780亿美元,其中,欠中国的总债务就占63%。

1314-kaaxtfn9535573_Large.jpg
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全球最贫穷国家与G20的官方双边债务在2019年达到了1780亿美元。(新浪财经)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符合G20暂停偿债倡议(DSSI)资格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在2021年到期的305亿美元公共债务偿还付款中,三分之一归中国官方债权人所有,另外10%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有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今年为受疫情冲击的贫困国家提供的紧急救助远不够用。两个机构呼吁G20的债权国停止向低收入国家收取贷款利息。4月15日,G20成员一致同意在年底前停止收取贷款利息。

中国虽然也签了字,但其承诺不包括“优惠贷款”,这意味着向低收入国家提供的“一带一路”项目贷款被排除在外。中国政府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用于建设从道路到港口等大型基础设施。其中,此类新发放贷款总量的近一半,是提供给了有偿债违约高风险的国家。

外交关系学会国际经济部主任斯泰尔和该学会研究员罗卡在今年4月份的《外交》期刊上撰文引述上述数据并指出,到2017年时,巴基斯坦从中国贷款210亿美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南非向中国借140亿美元,为其GDP总量的4%。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和吉尔吉斯坦的中国贷款和其GDP的占比分别为80%、20%和40%。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中心中非研究所所长布劳蒂加姆则在网络杂志“外交官”上撰文称,中国自2000年在非洲免除了40亿美元的债务,但大多是平均规模为1000万美元的无息贷款和外援贷款,而在中国所有贷款中,无息贷款只占不到5%。

366020589_0-5_Large.jpg
专家认为,中国自2000年在非洲免除了40亿美元的债务,但大多是平均规模为1000万美元的无息贷款和外援贷款(彭博社)

全球发展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莫里斯指出,中国近十年来为众多国家提供了总量巨大的贷款,当一些国家无力还贷时,中国通常也愿意进行债务重组,或同意延长还款期限,但疫情给中国带来新的挑战,因为“当前境况之独特是它同时冲击了所有国家”,使中国难以独自管控这种局面。

史汀生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孙韵认为,中方在减债问题上会考虑到对非洲减免,进而会有更多其他债务国家提出减免要求。另一方面,孙韵认为,中国不会愿意独自承担减免债务的损失。

《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从中国政府政策顾问和银行业人士获悉,北京正在考虑一些回应方式,包括让债务国暂停向中国发放贷款的银行支付贷款利息,但不会免除债务。

中国国际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梅冠群对《金融时报》说,中国还没有对如何回应减债要求形成一个方案,但他说,像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的贷款是不可能取消的。

不过,他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可以对与中国友好的国家提供主权贷款减免,如降低利率或取消利息,甚至适当减少本金,避免借贷方破产,影响中方利益。

热词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