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笔下的“胶菜”何以如此美味

  鲁迅笔下的“胶菜”何以如此美味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同心奔小康

  ◎本报记者 王延斌

  当4月的春风吹过胶河两岸时,一片片田地铆足了劲儿呈现出自己最美的一面,红的、黄的、紫的、蓝的……万紫千红中,毗邻澄月湖的山东青岛胶河源农产基地负责人高成敏却独爱一种颜色——白菜绿。

  高成敏所在的基地拥有30多个大棚,产出40余种蔬菜,白菜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在需求最旺盛的时候,这里的一棵白菜可以卖到40元以上,甚至卖出过一颗99元的“天价”。

  卖得贵,源于成本高。

  作为传统种菜人,高成敏恪守原则,坚持“冬白菜90天、春白菜60天”的孕育成长期,坚持使用豆粕当底肥,手工除草,生物除虫……“狠抓品质”,这个词,是高成敏向工人们反复强调的,因为他深知:品质是这些大白菜的核心竞争力。

  “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北京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倒挂在水果店头,尊为‘胶菜’。”鲁迅先生在《藤野先生》中这句耳熟能详的话,高成敏经常挂在嘴边。他向记者表示:“鲁迅所说的‘胶菜’,便是胶东大白菜。”

  3年前,随着《舌尖上的中国》第3季的热播,胶州大白菜闪亮登场,高成敏的基地作为拍摄地成为“网红”,各路拜访者“慕名而来”,无形中提升着眼前这些大白菜的品牌价值。

  不过,人们仰慕胶东大白菜的名,更追求其口感清脆甘甜的实。胶东大白菜为何好吃?其中的故事说来话长。

  在高成敏的记忆中,每年小雪节气,当地都会组织一场以白菜为主题的活动,一方面是庆祝丰收,另一方面是产销对接。人们将全国各地的经销商邀请过来,为即将上市的大白菜找好出路。

  在现场,红头绳、精包装,二维码、可追溯……在当地“胶味领鲜”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之下,所有的大白菜都换上了“统一着装”,棵棵白菜都有身份。

  从地图上看,胶州大白菜所在地有3条主要河流经过,这使得其地下水丰富,土质松软,非常适合白菜生长。

  自然条件是大自然的馈赠,人为因素也必不可少。现场专家告诉记者,20世纪80年代,胶州大白菜曾经一度面临绝种危险。其中,老品种产量少,不抗病,而品质好的品种尚未研发出来。青黄不接之际,专家介入,新品种陆续出现,让胶州大白菜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了主动地位。

  山东人实在,他们深知,质量才是农产品的灵魂。

  在解决品种问题的同时,农业部门又推出认证机制——所有的环节,包括土壤、水、空气、肥,甚至到最后丰收时候的检测,每个环节都有严密监控,确保所有胶州大白菜都是按照标准化规范生产。

  在一系列严格复杂的流程过后,新鲜大白菜便进入市场,接受消费者的挑剔和检验。而供不应求的市场表现,证明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胶河源农产基地深处,有一处猪舍,毛色全黑、体质结实、结构匀称的里岔黑猪在栅栏里晒着太阳。作为我国优良地方猪种之一,里岔黑猪的显著特点是体长,其肋骨有15—16对,具有比一般猪多1—2枚胸腰椎骨数的独特性状。

  如何养好一头里岔黑猪?高成敏有经验。他说,我们坚持用传统的“笨方法”,比如用玉米、豆饼并添加时令蔬菜饲养,坚持300天以上的生长周期。

  俗语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意指好东西给糟蹋了。但在胶河源农产基地,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因为无论是胶州大白菜,还是里岔黑猪肉,都是获得国家地理标志的山东名优特产。

  而且,猪粪作为好的绿色肥料,经过一系列处理和发酵,可以进入菜地作为有机肥料,从而形成循环链条的重要一环。

  他们就是这样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